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皮海洲

阅读更多皮海洲财经观点和股票评析,关注公众号pihaizhou1964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乡愁是一张回家的车票  

2017-01-05 10:00:35|  分类: 财经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主持人:元旦假期刚刚结束,时间就逼近年关了。虽然距离春节假期还有20余天的时间,但同事朋友之间见面,少不了问候一句:回家的车票你买到了吗?这个时候,乡愁就是一张回家的车票。而回家的车票之所以显得如此重要,是因为一票难求的缘故。据交通部预测,2017年全国春运旅客发送量将达到29.78亿人次,其中铁路交通发送旅客预计达到3.56亿人次,同比增长9.7%。所以有媒体分析称,受春运人数增多、火车票预售期缩短等因素影响,今年春运很有可能成为“史上最难抢票年”。

所以,今天我们《海洲实话》就聚焦今年的春运抢票大战。大话题就是《乡愁是一张回家的车票》。而作为今天的第一个话题,就是请皮老师谈谈,如何看待“一票难求”的问题,特别是今年的春运为何会成为“史上最难抢票年”呢?

皮海洲:“一票难求”的问题是春运期间的一个老大难问题。实际上,正是因为这个问题的存在,也促进了高铁在我国的发展。最近几年,我国高铁、动车大发展,在很大程度上就是为了缓解一票难求的问题。实际上,随着我国高铁动车的大发展,我国铁路运力明显增加,这应该是有利于解决一票难求的问题的。

但为什么春运“一票难求”的问题却外甥打灯笼照旧(舅)呢?我认为除了运力上还有缺口之外,还有很重要的原因是人为造成的。比如,今年将春运售票时间缩短到30天,这在一定程度上造成人为的恐慌。当然,更重要的是黄牛党也在其中抢票,大量的票被黄牛党抢去了,所以其他人抢票很困难。以前黄牛党在窗口倒票,如今火车票实行了实名制,国人大量选择网上买票。这样黄牛党就换了一个马甲,变成了网络黄牛。他们属于专业抢手,利用的是高科技,以及先进的抢票手段。作为普通人来说,“你用一台电脑刷,专业刷票黄牛可能是几十台电脑同时在刷。你开一个或者几个程序同时刷,他们可能同时开了几百甚至上千个程序刷,刷票频次可以达到毫秒级。如果你成功刷到票的概率是0.1%,那他们就能达到10%甚至更高”,而且,“普通用户最多是百兆宽带,黄牛的带宽以千兆计”。比如为了抢票,有的黄牛配备了2000兆的网络宽带,所以他们抢到票的几率会比普通个人大很多。这样我们普通人自然就很难抢到票了。

而且今年还有一个情况,就是大量的网络平台也加入到抢票大战之中。据报道,今年至少有58家平台推出了抢票软件,这些平台一般宣称平均收费30元左右就可以提升70%、80%甚至更高的抢票概率,甚至有平台推出了“抢票险”。乘客通过这些平台来“有偿买票”,通常也要多掏几十元甚至上百元的“服务费”。这种做法在今年的春运抢票大战中大行其道,仿佛成了今年春运抢票大战的“正途”。而这些平台加入抢票大战,也导致了车票紧张的局面。一趟列车的车票,动不动就“秒光”。这自然会加剧“一票难求”的局面。

但实际上是不是真的“一票难求”呢?其实并非如此。因为每到春节,该回家的人基本都还是回家了。大多数人还是通过火车回家了,还有一部分人乘坐汽车回家了,也有人一部分人坐飞机回家了,还有人自驾回车了,当然也有人搭乘朋友的便车回家了。总之大家都还是回家了。所以“一票难求”在一定程度上是一种假象。是人为制造出来的。象黄牛的加入与平台的加入,都是制造“一票难求”的人为因素。


主持人:对于网络平台加入到今年春运抢票大战中来,有舆论称,网络平台的做法也属于黄牛做法,其本质也是一种黄牛。不过平台方面称,平台收取的是服务费,且是为顾客个人购买车票,不属于倒票,和黄牛具有本质区别。皮老师如何看待这件事情呢?

皮海洲:我认为平台的做法跟黄牛们的做法本质上是一回事。实际上,这些平台就是看黄牛倒票赚钱快,所以眼红了,也做起了黄牛一样的生意。因为从技术力量来说,平台的技术远超过黄牛,所以在抢票上,平台比黄牛更有优势。平台说自己收的是服务费,实际上,黄牛收的同样也是服务费。平台说自己是为顾客个人购买车票,如今网络黄牛买票同样是为个人购买的。而且在加价方面,基本上也是大同小异。都是加价几十块钱,百来块钱。

并且,更重要的是,不论是黄牛还是网络平台,他们的做法都是违法违规的,是一种扰乱正常售票秩序、涉嫌倒卖车票的违法犯罪行为。平台方面推出的“抢票软件”,早在2013年就遭到国家工信部的封杀。正因为有此封杀令,因此在淘宝网上,火车票抢票软件是列入违规商品,禁止在淘宝网上售卖的。因此,这些平台推出抢票软件进行抢票的做法是明显违规的。

不仅如此,依据铁总价〔2015〕365号文规定,即便有关企业取得铁路客票的代理销售资格,服务费每张客票最高也不得超过5元。而这些推出“有偿买票”服务的网络平台,不仅绝大多数没有取得铁路客票的代理销售资格,而且服务费也远远超出了每张客票最高不得超过5元的上限规定。可以说在这两方面,平台与黄牛也都是一样。实际上,就二者的危害性来说,平台比黄牛危害性更大。

主持人:既然平台的做法跟黄牛的做法在本质上是一样的,都是违法违规行为,那么皮老师为什么又说,平台的危害性比黄牛更大呢?观众朋友如何来理解这个问题呢?

皮海洲:之所以认为平台比黄牛的危害性更大,其原因在于,网络平台对正常售票秩序的扰乱比黄牛更加严重,影响范围更加广泛。毕竟作为“黄牛”来说,其影响还是较为有限的。但在58家平台加入抢票大战的情况下,那么这种负面影响就从地下转向公开,从局部、个点转化为全局、全国范围。可以说,正是58家平台的加入,从而导致“一票难求”的局面更加紧张,车票销售因此演变成为“秒光”局面。在这种情况下,乘客如果想买到票,就不得不接受平台方面的有偿服务,向平台方面支付更高的价格,甚至为了确保买到车票,不惜购买“插队券”提升抢票成功概率。在这种背景下,不向“黄牛”低头,不向平台屈服的乘客就更难买到车票了。因此,网络平台对正常售票秩序的扰乱较之于“黄牛”们来说更加严重。

不仅如此,更多的乘客选择平台有偿购票,也给自己未来的“受打扰”留下了隐患。因为购票实行的是实名制,通过购票,乘客会将自己的很多信息留在平台上。而这些信息一旦外泄,就会给自己未来的生活带来不必要的麻烦。特别是这些平台大都是一些商业平台,都存在赢利的要求。因此,乘客留在平台上的信息,很难保证不会被利用。当然,这个问题黄牛也是存在的,但黄牛接触到的乘客毕竟人数有限,所以能掌握的信息也相对有限。
   
主持人:每到春运时节,黄牛现象始终难以杜绝,今年平台又加入抢票大战,成为新黄牛。为什么会出现这种情况?是因为没有相应的管理制度呢,还是执行制度的人执行不力呢?还请皮老师就这个问题谈谈自己的看法?

皮海洲:在这个问题上,主要还是执行制度的人执法不力的问题。因为前面已经提到,抢票软件是明令禁止的,而服务费是有严格规定的。并且销售车票有关企业需要取得铁路客票的代理销售资格。很显然平台与黄牛的做法都是违反了相关规定的。在这种情况下,平台与黄牛没有受到查处,显然是执行制度的人执行不力。

不仅如此,根据《刑法》第二百二十七条规定,倒卖车票、船票,情节严重的,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、拘役或者管制,并处或者单处票证价额一倍以上五倍以下罚金。可以说,对平台与黄牛的查处是于法有据的。所以这只能说明执行制度的人有问题。这也是加剧“一票难求”现象的重要原因。进一步说,是有关当事部门对“一票难求”问题重视不够。从大的方面来说,是对民生重视不够,对百姓重视不够。所以这才让回家的车票变成了一种乡愁。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642)| 评论(1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